镜鱼,叶修的女朋友。
高校住宿生。
开学期间不接受催更。

叶修,刘皓,蓝河中心。
主叶皓,叶蓝,喻黄。
其他杂食。

【5:00|叶皓】gl性转古风青楼paro

[叶皓]古风青楼paro


*并没文言文。

*慎入慎入慎入,重说三。

*gl,性转叶性转皓 ,有all皓倾向有h,接受不了右上角。


临安城里凡是听点八卦的人都知道,城中最出名的风月场所——嘉世楼有两大头牌。


一帮富家公子群聚闲谈时极力描述刘皓的好,年轻漂亮,诗词歌赋作画样样精通,床上功夫能伺候得人浑身酥软飘若天仙,另一帮人则冷笑道我们叶秀女神才是真·头牌,高贵冷艳不可亵玩,你们这些穷鬼怕是连见叶秀一面的钱都花不起吧,见见你们就明白了。


于是前一拨自然不服,钻破了脑袋也只为见叶秀一面,结果反是嘉世最不常露面,不卖艺不卖身,只接受陪聊还要看人看...

2017年刘皓24H生贺企划

2017刘皓24H生贺企划:

刘皓生日为五月十二号。


在2017年的这一天。


将有二十五篇生贺放送。


一个小时一篇,另外5:12时有一篇特别篇


敬请期待。


【现在还在赶稿的加油啦……】



黄皓00:00 @泛湖珳舟☞三观重塑中 


烟皓01:00 @讲故事的人


all皓02:00 @刘副队的陈夜辉 


昊皓03:00@雁南


贺皓04:00 @绝不向兴欣势力低头 


叶皓05:00 @白告 


肖皓06:00  ...

[刘皓中心]那么好的他。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概是微博体,时间线八赛季结束夏季转会窗开启的第一天,刘皓贺铭被嘉世交换转会。


嘉世-刘副队最棒啦:                        ...


求扩。
来啊快活啊。

唐言羽:

锵锵——大家好!迅哥儿又来作死了——

前略,简言之就是这里想做一个关于攻略皓皓的小游戏(类似于橙光游戏)

做攻略游戏本身文案方面就是一个大工程啦,因为角色不同,支线剧情不同,所以我需要小伙伴们的帮助,招募可以一起写文案赶进度的小伙伴。

以及皓皓这么可爱,没有人想来画立绘吗?价格我们可以关上门悄悄的深♂入探讨哦~

还有技术上的问题,we need在做小游戏方面有经验的小伙伴,皓粉里的大手快来戳我( ͡° ͜ʖ ͡°)✧

接下来是重头戏了,打call喊666的小伙伴看过来,你想用什么身份攻略皓皓呢?当然制作组会有自己的私心...

【叶修生贺·预告文】「嘉世的第二年」

距离他生日还有正好一个月。应该是个预告,如果我能在其生日前码完的话。全篇关于叶修在嘉世七年半的时光,从一开始的十七岁小队长逐渐成长为一个有些嘲讽的男人,从带领嘉世屡创辉煌到故人尽去物是人非,再也没有人站在他身后。结束点在第十赛季,叶神成为职业选手的第十年。


废话不多说,上预告[?]


有人说他年少离家浪迹天涯,从此一腔热血付诸荣耀,以斗神之姿傲然俯视脚下,除此外少有牵挂一生潇洒。

他笑着摇头不语,骑着赤马,接过献来的鲜花。

——题记


嘉世俱乐部训练室。


"嘉世不早在一个回合前就确保季后赛的席位了?听解说分析,你们就算最后一回合一分都不...

[卢蓝]分手三十三天 02.

依旧是摸鱼产物。

01.


他们闹分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却从未像这次般认真过。

以往认真程度绝不超过五分,吵架没过两天少年的气就散得一干二净,立马又往蓝河这儿跑,可怜巴巴睁着大眼睛拉着蓝河袖子说博远博远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怎么怎么样了。

蓝河拿这样的卢翰文也没办法,心中尚存的几分懊恼与不快尽数化作惭愧和后悔,揉着卢瀚文毛茸茸的脑袋,本就硬不起来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最后化成一汪水。

明知自家恋人还是个孩子,却不得不承担起成年伴侣的责任,自己还要如此与他计较对错。

可感情这东西哪是能这样讲道理的,不好说孰是孰非,但做错事就是做错事,出口伤人就是出口伤人,哪怕你只有三岁大,也最多是...

[昊皓]「畏光.」

一发完,甜炸了[?]


唐昊最近发现一件事。


呼啸新来的副队长刘皓,不仅皮肤苍白得不正常跟鬼似的,而且全队一起出门的时候走在路上还非要撑把伞,还是浅蓝色遮紫外线的那种。


这事发生的次数多了,唐昊不禁皱眉,心说一大男人太阳底下撑什么伞,娘们唧唧的。一开始也就在心里看着不爽,后来直接把这话怼刘皓脸上去了。


刘皓也不反驳,就坐在座位上低着头听着,一副乖巧的样子,待到临末了唐昊无名火发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话讲了的时候才开口解释。


"唐队,不好意思啊这也是没办法,我对紫外线过敏,给你们添麻烦了。"


"……"


一句话让刚过...

他就是叶神。
从始至终,始终如一。

今夜的他依旧没能睡着,刘皓闭着眼睛翻来覆去,被子再次发出令人厌烦的布料刮擦声,眉头紧紧蹙成一个结。
安眠药剂量加倍再加倍,注定无眠的漫漫长夜。

"我说刘皓啊,你本来应该再专心一点的。"
"总是说你,因为你做错事;不让你出头,因为你还差得远。"*
"有喊这种废话的功夫,操作一下角色不好吗?"*

那人的声音不住在他耳边回响,是那种他所熟悉的不疾不徐的清冷声音,里面夹杂着批评,警告,还有几丝不满和失望。
刘皓用被子把整个头"哗"地一下埋起来,耳边声音却依旧阴魂不散地追着他,而且愈发清晰。

该死。
看来他的抑郁症又严重了。...

没写完,剧情总是卡,对写出来的东西很不满意。
…新文可能再等等了。
致歉。

1 / 10

© 白告 | Powered by LOFTER